然而岁月不饶人,不停向前翻滚

我倒要看看,一个人究竟能忍受多少苦难!一旦达到了可忍受的极限,我只需要打开死亡的大门,就能逃之夭夭。——赫尔曼·黑塞

Luke Thompson
曲名:Keep Rolling On
歌手:Luke Thompson
所属专辑:Strum Strum
发行年代:2015
风格:民谣

展开歌词


I remember thinking about all the things that I would do
我还记着想过我会做哪些事儿
It's funny how quickly that boy became you
多有趣这么快那个男孩就是如今的你
Sitting here drinking away all the things that I'd have done
坐在这里饮掉我曾经的往事
While the moments slip away and another one comes
回忆一幕幕的翻越你的脑海
And the years keep rolling on keep rolling on like a beating drum
岁月不停向前滚动就像一个跳动的鼓
They dont blink an eye or go back for anyone
它们不会眨一下眼睛 也不会为了谁倒流
The weirdest part of growing old is still feeling so young
关于长大最诡异的部分就是还会感觉自己如此年轻
While the years keep rolling on keep rolling on keep rolling on
然而岁月不饶人 不停向前翻滚
I rememeber understanding I don't understand it all
我没有忘记弄明白我对时间的误解
But knowing its all going somewhere and I'm part of that force
但是当知道它都去了哪里 我也是其中的一部分力量
These days my heart say you dont know nothing at all
这些日子 我的心跟我说 你什么都不知道
while the moments fall away and another one falls
然而时间的脚步从未停止
And the years keep rolling on keep rolling on like a beating drum
岁月不停向前滚动就像一个跳动的鼓
They dont blink an eye or go back for anyone
它们不会眨一下眼睛 也不会为了谁倒流
The weirdest part of growing old is still feeling so young
关于长大最诡异的部分就是还会感觉自己如此年轻
While the years keep rolling on keep rolling on keep rolling on
然而岁月不饶人 不停向前翻滚
And the years keep rolling on keep rolling on like a beating drum
岁月不停向前滚动就像一个跳动的鼓
They dont blink an eye or slow down for anyone
它们不会眨一下眼睛 也不会为了谁倒流
The weirdest part of growing old is still feeling so young
关于长大最诡异的部分就是还会感觉自己如此年轻
While the years keep rolling on keep rolling on keep rolling on
然而岁月不饶人 不停向前翻滚

想成为一棵树的男人

想成为一棵树的男人

文/爱玛胡

常常有老人临终前,子孙为难地找我,要我给个老人去的明确时间点。我接口,要赶在断气前回家,让老人在自己的床上离世,要不成了孤魂野鬼。子孙惊讶地点头,医生你也信这个?

有老人实岁73岁或84岁,我也随和地认同他们74岁或85岁,免得应了老话,阎王不叫自己去,骗骗阎王爷应该没关系吧。

当医生久了,慢慢知道许多民间习俗。清明节自然要上山拜拜,七月半鬼门开,也跟大家一样,拿粉笔在地上画个圈,烧点纸钱,寄托哀思。你问我到底有没有鬼神?我不是出家人,我也不乱打诳语,我不说有没有,只说敬鬼神而远之。

有人跟我探讨生死阴阳,我但笑不语。

讲件事。

有个男人,一生在山上种树,闲暇时也在树下待着,抽抽烟,喝点小酒,不好跟人说话,连家人也话少。眼看活了70岁,这天早上种树时突然心前区疼痛,从来没有过的疼痛,男人有种要死掉的感觉。男人年纪大了,自己想着去也够本了,可心里觉得有什么事还没有来得及完成,一时又没想起来。着急,可不能这样走,唤家人送到了医院。

是急性心肌梗死,医生急诊行了冠脉造影,男人血管情况不好,在术中病情也不太稳定,血栓抽吸后就下了台,收到监护病房。

那天我值夜班,带着小医生夜查房,巡视监护病房,挨个病人看。男人平躺着,倒没有不舒服的样子,各项监测指标也大致正常。我暗松口气,叮嘱小医生记得晚点给他复查心电图。转身看下一个病人时,警报器响了。扭头看男人,已经开始抽搐了,还有临终前的叹气样呼吸,监护提示室颤。小医生机灵,一个箭步冲过去,跪在床上,开始心肺复苏。护士有经验,除颤器、抢救车瞬间推到床头,边电话通知家属到医院,万一见不到最后一面可麻烦。万幸,电复律3次后,男人的心律恢复,有脉搏、血压,再过会儿,男人醒了。

男人环顾围着他的我们三个,慢慢说道:“刚才我做梦,梦见我死了,成了一棵树,然后你们把我救活了。”口气平淡,像在讲件稀松平常的事。

我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刚才他的一只脚确实已经踏进坟墓。

他接着说:“我早上疼的本来以为就是要死了,可我有话要跟家人讲,还不能死。但我没想起来要讲什么。刚才做梦,我突然想起来要说什么了,幸亏你们把我拉回来了。医生你跟我家人讲,我死了,不要立碑,把我埋在树下,这样我就可以长成一棵树。”

我看男人讲得一本正经,倒不知道该说什么,搪塞道:“话我一定带到,总有一天你会成一棵树,这是以后的事。现在先好好休息,待会儿你家人就来了。”

男人满意地点点头,闭上眼不再言语。

家人到了,男人果然把刚才对我说的话又对家人说了一遍,待老伴孩子都点了头才作罢。

出了门,家人问我:“医生,他是不是灵魂出窍了?”

我哑然失笑。我不知道。

我只是想:既然男人一辈子都在种树,想来他也理解树木的感受,不管怎样,满足他的愿望,将来把他埋在树下,也许他来生真的长成一棵树,可以活得很久很久呢。

不管前世今生,能按自己想要的方式生活,都好。

AKG三星S8原装耳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