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万晓利的现场,女声是他的女儿,宋冬野乱入

万晓利2017杭州

昨晚(12月2日),在杭州酒球会看了万晓利「天秤之舟」现场。现场人气很旺,真替万晓利感到高兴啊。

万晓利的状态很好,民谣、摇滚、RAP、蓝调等各种音乐风格玩得很溜,充满了新颖的音乐元素和创意。

20多年来,万晓利给自己筑建了一座又一座的山,随后花几年时间翻越这些山,筑建更高的山。他不允许自己重复自己。而新专辑《天秤之舟/牙齿,菠菜和豆腐与诗人,流浪汉和门徒》又是一座更高的山。

现场表演的第一首歌是《上村,57》,来自新专辑《天秤之舟/牙齿,菠菜和豆腐与诗人,流浪汉和门徒》。

关于这首歌,万晓利是这么说的。

这是一首以地名命名的歌曲
但在歌曲的表达中
由具体的地方引发出更大的空间包裹
不管是与不是,都在那里
你也一定会发现
当心情欢快的时候
可以连接更远更多的时空
这种时刻洋溢的阳光
可不止七种颜色

上村是杭州的一个地方。万晓利目前住在杭州,想必这座城市给他带来了很多的创作灵感和改变。

我想应该关心一点
别的人或别的狗
别的爱或愁
就从这里出发
那里的草要冒芽
忘掉钻进衣服里的那只蜜蜂
忘掉刚刚收到的那堆信
那里是杭州
是杭州却又不是杭州
......

这次的现场,对我来说,有两个惊喜。一个是宋冬野的乱入(据说是自己买票的),被观众的呼吁声叫住,和万晓利合唱了《陀螺》。

宋冬野是万晓利的迷弟,当年还在读大学的宋冬野第一次听到《陀螺》时听哭了。“震惊了,听懵了,缓不过来了,居然有这样的音乐!”他单曲循环了7个小时,从下午4点半一直到晚上11点半。从此成为了万晓利的“脑残粉”。

现场人很多,我挤在边上的一个角落里,视野不好。万晓利和宋冬野台上一站,底下的人都举起了手机。我举了一会手酸,就放下了。

视频:陀螺 - 万晓利&宋冬野 2017杭州

《陀螺》这首歌,李健在“我是歌手”中翻唱过,他说:“陀螺这首歌在写人,人和人的冲突,人和世界的冲突,人和自己的冲突,近乎一种黑色有一些绝望,很凝重的作品。人人都是陀螺,假如有一天深陷苦难也好,一要接受,二要苦中作乐。这是一首男人的歌曲,包括着隐忍、无奈,有很多情感在这里面。”

视频:陀螺 - 李健

这个现场,除了唱新专辑中的歌,像《鸟语》《这一切没有想象的那么遭》《达摩流浪者》《狐狸》这些传唱度比较高的作品也都唱了。

好像是唱完《鸟语》的时候,万晓利在介绍女声的时候,说了一句“女声,万畅”,然后又说“我再说一遍,女声,万畅”。我心里一惊,果然是她女儿啊,长这么大了!这对父女背着吉他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了。万晓利,这个寡言的男人也有柔情,短短两句话透露着作为父亲的骄傲。

有这样的女儿多好!

视频:鸟语 - 万晓利 & 万畅

2013年,我发现了一首歌《不在电影院的铅笔》。中学生万畅演唱,父亲万晓利伴奏。这首歌淳朴得让我感动,万畅毫无修饰的声音,简简单单的旋律和伴奏,让我循坏了很多遍。

图:万畅和万晓利几年前的照片

图:万畅和万晓利几年前的照片

新专辑中,最喜欢这首《痛,也不能》。

我最最最最爱的人
我想到你不会是高兴
高兴怎么能形容
幸福也不能形容
爱也不能形容
痛,也不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