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能怎样?

我告诫自己:你的话说得太多,你听别人倾诉得太多,你咖啡喝得太多,你在陌生的房间里坐的时间太长,你的睡眠质量太差,你醒着的时间太长,你平庸的事想得太多,你希望过多,你安慰自己太频繁。——威廉·格纳齐诺

bob_dylan_-_the_times_they_are_a-changin
曲名:One Too Many Mornings
歌手:Bob Dylan
专辑:The Times They Are a-Changin’
风格:民谣,摇滚
年代:1964
介绍:迪伦再一次到附近演出时,他邀请乔布斯在演出前到他乘的旅行车上来坐坐。他问乔布斯最喜欢什么歌,乔布斯提到了《多余的清晨》(One Too Many Mornings),于是迪伦当晚就唱了这首歌。演出结束后,乔布斯走在回家的路上,一辆旅行车驶过他身旁,发出了刺耳的刹车声,车门滑开了,“喂,你听到我为你唱的歌了吗?”依旧是迪伦沙哑的声音。然后车就开走了。当乔布斯讲起这段故事的时候,他表示非常欣赏迪伦的嗓音。他回忆道:“他是我心目中经久不衰的英雄之一。我对他的喜爱随着时间而生长,现在已经成熟。我无法想象他在那么年轻时就取得了成功。”(摘自《史蒂夫·乔布斯传》by沃尔特·艾萨克森

展开歌词


Down the street the dogs are barkin’and the day is gettin’ dark
整条街上狗声阵阵 天色渐晚
As the night comes in a-fallin’the dogs will lose their bark
夜幕降临 狗已经不再叫了
And the silent night will shatter from the sounds inside my mind
但这寂静的夜晚将被打破 被我脑海中的喧嚣声
For I’m one too many mornings and a thousand miles behind
我在无数个清晨醒来 已被抛在千里之外
From the crossroads of my doorstep, my eyes, they start to fade
在我家门前的十字路口 我的双眼开始黯淡
As I turn my head back to the room where my love and I have laid
我回头望向房间 哪里我和我的爱人曾经躺过
And I gaze back to the street, the sidewalk, and the sign
我回头凝视街道的尽头 人行道和那路标
And I’m one too many mornings and a thousand miles behind
我在无数个清晨醒来 已被抛在千里之外
It’s a restless hungry feeling that don’t mean no one no good
这是一种不安的饥饿感 并不是说谁对谁错
When everything I’m a-sayin’, you can say it just as good
所有的事情我有一个说法 你可以说这不错
You’re right from your side, I am right from mine
在你看来你是对的 在我看来我是对的
We’re both just one too many mornings and a thousand miles behind
我在无数个清晨醒来 已被抛在千里之外

清晨

我们能怎样?

文/查尔斯·布考斯基

人性里头,最多有一点亲切感
有一点理解,偶尔,会有点勇气
但不管怎样,它还是混沌一片
乏善可陈
就像一只沉睡的硕大的动物
几乎没什么能唤醒它
而一旦醒来,它最擅长的又是残忍
自私、不公正的判断、杀戮

我们能拿它怎么办?

没有办法

不过是尽可能的离它远点儿
像对待毒害、邪恶和无知一样对待它
不过你得小心。为了提防你,它制定了法律
以保护自己
它不需要理由就能致你于死地
想要逃离,你必须得精明点
才能成为那极少数

计划随你制定

但我没见过什么人逃脱了

我见过一些伟人和
名人,但他们并没有逃脱
他们的伟大和出名,不过是因为
人性

我也没有逃脱
但我试了一次又一次,
始终咽不下这口气

在死之前,我希望能够得到
自己的生命

Charles Bukowski
△作者简介:
查尔斯·布考斯基(Charles Bukowski,1920—1994),20世纪美国最有影响力的诗人、小说家之一。阿尔贝·加缪称他为美国当代最伟大的作家,《时代周刊》评论他是美国底层社会的桂冠诗人。

猜你喜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