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游记47站:木木@乌鲁木齐

2016.12.26 周一 雾或者霾

收到本子的那天是圣诞节,值完班回家,遇到很久没见过的阳光。看着已经褪色、磨损甚至有点脏兮兮的麦游记,心中默念:你好!好久不见,欢迎来到这个世界上离海最远的城市。

心里确实有些激动,两年前抱着试一试的态度报了名,现在呢,它就安静得在我面前,和之前在麦田上看过无数次的样子一样,承载着数不清的思绪,现在却也只剩下最后几页。现在看看麦游记刚开始时老鬼写下的那些文字,心里依然感觉很温暖。很荣幸,能与麦游记共同度过2016年的最后几天。

麦游记46站:木木@乌鲁木齐
(最喜欢坐在这里,晒着太阳听着歌)

2016.12.27 周二 晴

音乐和灵魂之间只隔了层膜

我一直坚信,音乐是一个人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也一直坚信,音乐和灵魂之间只是隔了一层膜,说的这么深刻感觉好像在写论文似的,但这确实是我对音乐的一点浅浅的理解,这应该从我刚接触音乐开始说起。


(前两天刚下大雪,放心,麦游记下面有我的手套)

我对音乐(准确说应该是流行音乐)真正有感觉的时候应该是小学的一二年级吧,那时候的新疆物资还是比较匮乏,流行文化传播的还是比较慢,再加上我们家是地处偏远的农牧团场,往往内地已经过时的东西,在这边才刚刚流行起来。那时候基本上全是卡带,音像店的生意很火爆,我年(真的太冷了,冻的吃饭都不利索了)龄比较小,所有的任务就是学习和疯玩,我对音乐的理解仅限于我们连部大喇叭上放的革命歌曲和音乐课上老师教我们的那些欢乐的儿童歌曲。有时候我哥会拿着家里的大录音机,听一些奇奇怪怪的歌或者相声小品什么的,我对这些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兴趣,听得多了,倒也能哼哼两句。直到有一天,我哥不知是买了一盘还是跟同学换了一盘磁带,上面印着一个戴黑色墨镜的男人,一副痞痞的模样。在一旁玩耍的我忽然被那个声音或那些旋律吸引住了,那种感觉就像是感受到了另外一个世界,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安静的感受力量和美好,从此,也知道了原来音乐不只是大喇叭和音乐课上的那些。那天,录音机里的小霓红灯一直在闪着五颜六色的光,我安静的趴在旁边听了好久好久。后来我才知道,那个人叫郑智化。那种感觉印象之深,以至于后来有一次一个亲戚从外地回来,想给我带份礼物,问我想要什么,我想了半天,说:想要一盘郑智化的磁带。被我老妈一阵数落:“要件衣服多好!”那天听了好久的《堕落天使》、《三十三块》、《别哭,我最爱的人》、《你的生日》、《麻花辫子》到今天我依然熟记于心,有时去KTV也会常常唱起这些歌,我是个念旧的人,唱到这些歌的时候就会想起那天的场景。

乌鲁木齐的标志
(乌鲁木齐的标志)

后来长大了,慢慢接触到更多的歌手和更多好听的音乐,有一天在上学的路上,听到一个人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唱着一首很有感觉的歌,没好意思问这首歌叫什么名字是谁唱的,心中念念不忘,直到后来听到了Beyond,我才发现粤语表达出来的情感和并不亚于我之前听过的那些旋律。后来开始听一些很纯真的校园民谣,开始觉得校园生活真的很美好,因为自己开始早恋了……那时候经常给女朋友(现在的媳妇)唱老狼的《麦克》,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洒满了教室,我们靠着窗,我轻声唱,她安静听,唱的人和听的人都如痴如醉,画面美到心痛,只恨时光太匆匆。现在很少听民谣了,但我是个多愁善感的人,听到那些熟悉的旋律,还是会感叹往昔的纯真美好和时间的无情流逝。


(因为修地铁的原因,没办法照全“国际大巴扎”)

再后来,老哥去外地上大学,每次回来都能带些新鲜玩意,超薄的随身听、小巧的MP3和一些没有听过的音乐。应该说,我和音乐的关系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我哥对音乐倾向,从他那儿我知道了约翰·列侬,用他带给我的随身听和MP3我听遍了所有Beatles的歌。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上大学第一堂英语课就是介绍Beatles的文章,老师用英文问大家列侬是怎么死的,我无比英勇的站起来用蹩脚的英语回答了她这个问题,如果没有记错的话,那是我学生生涯中唯一一次主动站起来回答问题,因为我是一个爱音乐的孩子。


(我和我的音乐“向导”)

现在已经记不清和麦田是什么时候相遇了,隐约记得是在一个机缘巧合之下,偶然打开了麦田的页面,像是遇见了一位多年未见的老朋友。每当心情有波澜的时候,总是喜欢打开麦田,看看那些文字,听听老鬼推荐的那些声音,那些旋律,始终觉得这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现在工作比较忙,打开麦田的机会也少了,但是心里还是有那一份情结在里面,毕竟我仍然是一个爱好音乐的好孩子。

再再后来,我一直用当初刚接触音乐时的感受去衡量属于我的音乐,走路,坐车,睡觉都会插着耳机,不知道用坏IMG_20161229_230115了多少副耳机,我甚至学会了自己维修耳机,以至于后来许多大学同学听坏的耳机都会交给我修。现在能安安静静听音乐的机会不多,如果有,我会选择在麦田音乐网,在老鬼推荐的音乐和文字中感受温暖。

-戴耳机时间太久,时常担心以后会不会失聪,如果音乐和灵魂的这层膜失效了,希望我还能记起这些美好。

2016.12.29 晴

这几天带着麦游记看了看我生活的这个地方,时间紧、任务重,没能完全体验和感受到新疆的魅力,希望后面如果还有新疆的朋友,能够更好的完成这个任务。


总是想说说我生活的这个地方,我在这里出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经历每个人都经历过的,也感受很多人不曾感受过的。这里有难忘的喜悦,也有伤痛的记忆,但最终都融化在平淡如水的时间里。因为恐袭的原因,新疆人这三个字总是代表着超出它原意的标签。巴黎恐袭过后,很多人都看到过这样一句话:巴黎暴恐,全中国的人跟着一起支持巴黎,新疆暴恐,全国人民就抵制新疆人,但是新疆人在反恐的第一线也从未退缩。


(家乡的夕阳最美,拍摄于2012年夏天)


(欢迎到我的家乡伊犁感受薰衣草花海)

出差去内地,会有人来核查身份,坐飞机安检有专门的为新疆人设的通道,有朋友去内地旅游,和旁边大妈相聊甚欢,当知道是新疆人时,像见了鬼一样远远离开。面对这些,唯有沉默,苍白的解释起不到任何作用,都说人这一生一定要去一趟西藏,我觉得这句话换成新疆也一样,如果你选择来这里,迎接你的一定有热情奔放的人们,诱人的烤肉、抓饭、烤包子、大盘鸡……还有必不可少的“夺命大乌苏”,也许那时,会改变你的一些想法。真正限制我们的,是我们思维力看不到的墙,而这堵墙很大部分来自内心的不安全感。

就写到这吧。

推荐一首能让思绪漫天飞扬的歌

《Oh Dear》Sophie Zelmani

00:00/00:00


最后,感谢上一位朋友@墨玥随麦游记一同寄来的小零食。祝大家新年快乐!

【麦游记】漂流本带你去旅行

猜你喜欢

5 条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